千炮捕鱼游戏大厅下载 > 千炮捕鱼下载 > 让我们做彼此的一面“镜子”

原标题:让我们做彼此的一面“镜子”

浏览次数:132 时间:2020-01-09

刚刚“火”起来的连队学习交流微信群瞬间遇冷,除个别官兵偶尔出来冒个泡,大多数人不愿在群里聊天交流。为啥?嘿!原来是称呼惹的祸,请关注《解放军报》报道——

微信群聊设立“指尖禁区”

图片 1

周超 绘

进入“大数据时代”,随着智能手机在军营的普及,微信日益融入官兵生活中,各类微信群也成为大家获取信息、沟通交流的重要渠道。

再苦再累,一个也不能掉队。陈曦 赵清松 摄

网聊,聊起来有讲究

网络就像一把双刃剑,一些微信群在给官兵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增添了诸多烦恼与泄密隐患:一些群聊疏于管理,聊天信息五花八门,庸俗内容时常有之;有的官兵保密意识淡薄,在群聊中转发涉军信息、谈论敏感话题;更有甚者,将微信群当作商圈,频繁发布微商广告、讨价还价……

图片 2

解放军报讯 关锦钊、范俊报道:“集结号,你分享的这篇文章正能量满格,让我想起了自己入党那会儿……”8月7日晚,新疆军区某炮兵团上等兵杨世行在微信群里为指导员分享的文章点赞。这次,他用微信昵称“集结号”称呼指导员,再也没有因为称呼感到纠结。

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落地施行,这是我国网络安全领域的基础性法律。《军队人员使用微信“十不准”》对相关事项也有明确规定。网络安全不容小觑,微信群聊应当纯净。针对诸多微信群聊“乱象”,第76集团军引导官兵提高防范意识,净化网络社交环境,筑起网络安全防线,他们的做法值得借鉴。

班长为新晋士官讲解榴弹发射器操作技能。陈曦 赵清松 摄

年初,连队建立了“一家人”学习交流微信群,用来转载分享读书感悟、优质文章。群建成后,指导员王生伟为微信群“约法三章”:涉密信息不谈,“姓军”的消息不发,聊天不能涉及军衔职务。前两条大家都能自觉遵守,对最后一条官兵也有“妙招”:不让称职务,那就称连长“大BOSS”,叫指导员“董事长”,有些甚至喊班长“老大”。一时间,五花八门的称呼刷满了屏,王生伟看了直皱眉,于是补充了一条“群里不准使用地方江湖习气的称呼,可直呼姓名”。规定一出,竟然使刚刚“火”起来的微信群瞬间遇冷,除个别官兵偶尔出来冒个泡,大多数人不愿在群里聊天交流。一次周末,王生伟在群里分享了两篇正能量满满的“暖文”,本想让大家谈谈体会,可除了3名士官发来点赞表情之外,就再也没有人理睬。

“对不起,我不能加入你的红包群,请见谅。”7月5日,第76集团军某旅坦克二连上士敬盼盼拒绝朋友的群聊邀请后,向记者展示了他清清爽爽的微信聊天界面,各种“红包群”“秒杀群”等均已被清理一空。

图片 3

通过和几名骨干交流,王生伟发现,原来不知道如何称呼上级是微信交流群遇冷的“罪魁祸首”。下士尹豪吐露心声:“连队干部和班长毕竟是上级,在微信聊天中称呼职务违反相关保密规定,可直呼姓名又显得不够尊重,所以,干脆‘潜水’不发言。”

该集团军保卫处负责人介绍说,这是他们依法严查实纠、科学管控,清理清查违规微信群,净化官兵网络社交环境带来的新变化。

班战术训练前,班长小心地为新兵涂上迷彩油。陈曦 赵清松 摄

摸清缘由,王生伟用心琢磨,研究出台了新规定:“微信群能设置个人在群里的昵称,大家可以按照各自职务、分工给自己设置符合军队特色的昵称,既方便彼此称呼,又不违反相关规定。”王生伟自己当即把昵称改成“集结号”,连长则改成了“冲锋号”……新规定打消了大家心中的小纠结。

聊天群组泛滥 垃圾信息不断

寻找最大公约数

称呼问题一解决,原先遇冷的学习交流群又“火”起来了。不久前,下士班长周彤以网名“观察哨”在群里分享了文章《血战黄草岭:一个连的勇士只剩8人》,瞬间引来热议,大家纷纷转发朋友圈。

网络社交缘何不堪其扰

所有的疙瘩,就结在“缺乏沟通”四个字上

“您的好友‘大漠孤烟’正在抢购免费电动牙刷,就差您这一刀了,快来帮他砍价吧!”不久前,手机中频繁弹出的群聊信息让敬盼盼头疼不已,“不是网购砍价,就是微商推销,但是碍于情面,又不好直接退出。”每次打开微信菜单,他总能看见十余个不同名目的聊天群组占据了整个屏幕。

20公里战斗体能训练进行到最后5公里时,第77集团军某旅二营开始了最后的武装奔袭。“每个连队记最后一名成绩”,为了连队荣誉,全营官兵铆足了劲。

“又是拉票链接、集赞活动!”收到老战友在“砍价专属群”里发布的拉票邀请后,上等兵唐卫无奈地关掉了手机。

支援保障连下士袁伟刚刚戴上下士军衔,体能素质本就在连队靠后的他,没多久便掉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过去,每逢周末休息,唐卫和许多战友都会兴冲冲地取出保密柜中的手机,联系亲友、观看视频、浏览新闻,享受难得的“掌上冲浪”时刻。

入伍已经10年的上士唐良虹,既是班长又是连值班员,当然不允许有人掉队,便和几个士官一起去“保障”袁伟。谁承想,这个被“保障”的人,却越跑越慢。唐良虹立马就火了,直接大嗓门就冲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兵吼。

然而,一位老战友不久前将他拉进一个新建群聊,并发来链接:“各位战友,请帮忙给我的侄子投上宝贵一票,感谢!”碍于战友情面,唐卫虽然照办,心里却不是滋味,“朋友圈是私人空间,咋能变成集赞赢奖、砍价拉票的平台?”

唐良虹的这把火已经憋了很久。袁伟体能差,却不主动加班加点练。平时给他安排任务,“粗活他不干,技术活他又干不了。”唐良虹越想越来气,又继续推了一把袁伟:“往前跑!”

排长罗岭最近也因微信群聊中频繁出现的“毒鸡汤”而颇感闹心。那天,他发现战友群聊中出现了一篇讲述潜规则、厚黑学的推文,而发帖人正是一名退伍老兵。罗岭当即提醒大家不要再讨论负面话题,并果断将发帖人移出群聊。

终于,袁伟的“极限”被突破了:“你别推了,我不跑了,不跑了!”唐良虹猛地一下被搞迷糊了,“这怎么还冲我发火了呢?”

“微信群聊各类信息过多过滥,不少年轻战士在言辞蛊惑中难辨真伪。”调查显示,参与10个以上微信群聊的官兵占到八成以上,其中不少微信群信息发布无人监管。

其实,这把火,袁伟也已经忍了很久了。他明白班长在体能上对自己是“恨铁不成钢”,但是班长简单粗暴式的“鼓励”——他甚至怀疑这种连推带吼算不算鼓励——已经触及他的底线了。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想班长往日里管理中的不足之处。

清除网上谣言 设置安全防线

“条令条例也没规定不让我抽烟吧,凭什么只准你在宿舍抽不准我抽?”袁伟很敏感,对班长的一举一动都很注意。他觉得班长对表扬太吝啬了,很少表扬自己,“但只要一犯错立马就会惩罚”。

微信群聊不能什么都聊

连长陈刚这时赶了过来,一边劝袁伟,一边带着他继续跑。其实,从队伍后面传来连值班员的喊声开始,连长就一直关注着袁伟的情况。

针对微信群聊“乱象”,该集团军及时对官兵开展教育引导,清理了红包群、部队番号群等10余类违规微信群。

战斗体能训练中出现掉队现象很正常,面对班长们的指责,以往的掉队者都是咬牙坚持或者干脆沉默不语,像今天这种矛盾激化的情况还是头一次出现。在回去的路上,连长也思考了很久,问题到底出在谁身上呢?

清理清查过程中他们发现,不少群聊的敏感信息穿上了“隐身衣”。“独家爆料‘张公子’最新消息,大家快来看呀。”前不久,某旅下士小贺关于“涨工资”的消息一推出,战友们就纷纷向他询问详情,群主、指导员马振平则拿起手机给小贺发去私聊。

连长先是找到唐良虹。“要是我的班长来推我,我就是跑到吐血也要坚持下去。”按照唐良虹的经验,他喊得越凶,被“保障”的人就应该越能坚持。不过,这位已经入伍10年的老兵还是下意识地主动承认错误,他觉得自己一时心急,“伤到年轻战士了”。

“如果是官方发布的消息,可以分享转发;如果是小道消息,绝对不能随意扩散。”马指导员询问后得知,这条消息并非权威媒体发布,便立刻在群里辟谣,并对小贺提出批评。

随后,连长又找了袁伟。袁伟吞吞吐吐了很久,才道出了他的心声。原来袁伟也很想努力往前跑,但是“班长越逼越紧,自己就有点受不住了”。再加上平时对班长的意见就大,“我看到他冲我凶我就想给顶回去”。

本文由千炮捕鱼游戏大厅下载发布于千炮捕鱼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们做彼此的一面“镜子”

关键词:

上一篇:MON-100

下一篇:千炮捕鱼下载:诋毁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者被行政拘留10日